第二天,张信就背着宝剑和干粮沿着干枯的溪道朝上游走去。他走呀走,不知走了多少天,见一座大山堵在溪道上盖住了去路。他正想爬上山顶看个底细,溘然 山谷里一声怒吼,震得地

张信眼看着乡亲们遭受这场严重的灾难

  第二天,张信就背着宝剑和干粮沿着干枯的溪道朝上游走去。他走呀走,不知走了多少天,见一座大山堵在溪道上盖住了去路。他正想爬上山顶看个底细,溘然 山谷里一声怒吼,震得地震山摇。一个青面獠牙的邪魔乍然出今朝张信眼前。那妖魔张开血盆大口,发出轰雷般的音响:“何方小子,胆敢前来送命!”张信面无惧 色,从从容容地答道:“我叫张信,受众乡亲之托,为解旱情,特来寻水。”妖魔听了,发出一阵狂笑,笑声震得漫山遍野落叶纷纷,大声道:“斗胆张信,口出狂 言,告诉你:我是这石牛山的主人,众人都叫我牛瘟鬼,这里总共山水河道都是属于我的,谁也别想取走一滴水!你速速给我滚蛋,要否则就叫你粉身碎骨,忏悔莫 及!”张信不听则已,一听火冒三丈!他冲着牛瘟鬼说:“张某怕则不来,来则不怕!樟溪水生生世世都是属于两岸庶民的,岂容妖魔侵占!”牛瘟鬼听了,气得全 身竖起毛来,大发雷霆地吼叫:“哇呀哇呀,你有多大工夫,这样任性!好,我跟你比一比工夫,你能胜我,就给你水;输了,就给我当一顿美餐吧!”

  正德天子回到门口,利市抽下鼓棒冬冬冬的乱敲。不须臾,四面八方来了很多人,有的拿着鸟铣,有的提着扁担,有的抡着锄头。这是干什么呀?天子吓得脸 色煞白。保驾将军忙把他护在中心,对着来人喝道:“乡民不得无礼!”人群中有一个男子气喘吁吁地问:“汝是何人,何事伐鼓?”跟从答道:“咱们是过路官 员,要见这里的主座,以是伐鼓。”那男子说:“有话尽量讲,下官即是。”正德帝哪里信赖,站在他眼前的阿谁男子裤管挽得老高,满脚泥巴,长袍的下襟撩起来 交叉塞在腰带里,手里提着一个小木桶,身上还背着一个竹篓,没有一丝一毫仕进人的神情。天子说:“斗胆,任性!朝廷命官岂是能够充作的?”乡民们众说纷纭 地说:“没错啊,他即是这里巡检司老爷!”

  张信不示弱,甘愿跟牛瘟鬼比试。刁猾的牛瘟鬼眨了眨眼睛说:“先在那一片烂泥田上竞走,谁先达到前面山脚下,就算谁赢了。”

  张信连夜上山,把芒草全割掉,留下了多数尖利的芒草头。天亮时,总共预备管事都做好了,张信漆黑把芒鞋带子绑得紧紧的,牛瘟鬼摄取昨天的教训,自作伶俐地把鞋带子解开了。

  据说此人真是这里的主座,正德天子的眉头都打成了却了,问道:“你的甲兵呢?”嵩口司用手指着人群说:“这不是?人数不少吧?”天子见眼前都是耕田 人,没有一个武装的士兵。他感触无缘无故,再问下去,才知晓嵩口司在这方面的创举,不外他仍是不满意,又呵叱道:“瞧你这副姿态,官不官,民不民,成何体 统?你当官不坐在衙门里,各处乱跑,却是为何?”嵩口司说:“老爷,我岂有不知坐在衙门里比到田间舒适的原理?惋惜没有这个福泽。朝廷规章的俸银经常遭到 尅扣,能糊得了己方的嘴也养不了家。我不靠劳动来补助,那就唯有伸手拿老庶民的。这两者比较,你可爱哪一个?”乡民们抢着讲:“咱们可爱他如许的官!他连 蔬菜都不让咱们送。”“他一边放鸭,一边摸田螺捉泥鳅。”“他是最体恤下情,不图享用的好官啊!老爷若能替咱们为他上疏请旌表,咱们感激涕零!”

  角逐开端了,张信又灵动又缓慢地绕过一个个草头,须臾就爬到山顶。牛瘟鬼呢?没走几步,芒鞋就掉了,他只好赤着脚登山。尖利的芒草头刺穿了脚板,鲜 血淋漓,痛得它“哇哇”直叫。等牛瘟鬼一拐一拐地爬到山顶时,张信已达到多时了,张信说:“今朝该服输了吧?赶忙把樟溪水还来!”

  牛瘟鬼眼珠子一转,说:“这回不算,得角逐登山。”张信明知这是耍手腕,但仍是耐着性情回复:“登山就登山,不外此日晚了,翌日再赛。”牛瘟鬼巴不得如许,就一口甘愿了。

  牛瘟鬼恼羞成怒,大吼一声,耀武扬威地向张信扑来。张信早有戒心,急遽闪在一边,就势拔出了宝剑。那宝剑犹如一道闪电,冷光四射,直逼牛瘟鬼。牛瘟鬼 理解宝剑的厉害,霎时吓呆了。这妖魔想溜之大吉,当场一滚,化作一股青烟飘走。说时迟,那时快,张信挥剑一劈,烟立时消逝,化成一块巨石掉在面前。张信又 举起宝剑,朝石头狠狠地劈下,火星溅处,只闻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山岳向两旁移开,巨石裂开成一道石门。这时樟溪水冲出石门,滔滔不息地沿着干枯的溪道奔泻 而下。从此自此,樟溪水就再也没干枯了。后众人为了牵记这位为民除害寻水的英豪,在石牛山上盖起一座张公庙,塑了张信金身,四季供奉,香火无间。

  明正德年间,嵩口上漈巡逻司有个姓周的巡检。他在位时,为了减轻公民的负责,衙门内只留下一人当门子,其他全部完结。防卫队则由乡里青丁壮男人构成。无事之日,人人忙人人的农活;一朝有事,伐鼓。这支防卫队颠末操练,终归使奸匪盗贼心惊胆战,地方上安全多了。

  比试之前,牛瘟鬼把芒鞋带子绑得紧紧的。张信见了暗暗可笑,偷偷地把芒鞋带子松开。竞走开端了,张信跑着跑着,偷偷地把芒鞋一甩,三脚两步就跑到终 点。那牛瘟鬼呢,芒鞋拖拖拉拉,又笨又重,累得气喘吁吁,寸步难行,鞋带又绑得紧紧的,甩也甩不掉。他无可怎样,只好一步步地挪到止境。张信对他说:“你 输了,该把水还给咱们了!”

  民间故事有神话、传说、地方掌故、见笑等,宣扬最广实质最多的是“嵩口司铁印”和“张圣公(张信)”的故事。其次如“出太子”之类的传说,嵩口、梧桐、 葛岭等地皆有宣扬,其实质大同小异。再次,关于“三状元”方面的传说、“联奎塔的出处”、“黄定金头御葬”、“郑侨吃木鸡腿”和“火烧古境寺”等。地方掌 故有城关的“斩皇城”等。神话类有“樟树精中状元”(汤埕)、“御林军过境变石壁”(赤锡石梯)、“出米石”(盖洋)、“伟人五十四”(埔埕)、“蛇娘” (葛岭)等。选辑两则如下:

  有一天,正德天子游宇宙途经上漈,他望见一座陈旧屋子厅前有一边鼓,心想这能够是衙门,进去歇歇吧。谁知堂上一个别影也没有,再往里走,仍是没人,看 那寝室,唯有一床一桌一凳。转到厨房掀开锅盖一看,锅里温着一钵甘薯米饭,桌上放着一碗糟菜和一碗清炖田螺。天子大为困惑:这究竟是衙门仍是哪个独身汉的 住家?

  嵩口月洲有一个姓张名信的后生,自幼遗失父母,靠乡亲们供养长大。有一年洪涝,继续几个月没下一滴雨,大樟溪也乍然干了,太阳象火球似地烘烤着大地, 地步干裂,庄稼枯死。张信眼看着乡亲们蒙受这场要紧的劫难,心急如焚。为了给乡亲们分忧解愁,他没日没夜地挖井,但是,挖了一口又一口,直挖得两手淌血, 也挖不出一滴水来。他想:大樟溪乍然干枯了,必定有缘由,沿着溪道找上去,说大概还能找到水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 下一篇:随着农村城市化的推进,美丽乡村的田园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   

Powered by 缦奕汀鸥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6-2021